<i id='9sqrj'></i>
    <acronym id='9sqrj'><em id='9sqrj'></em><td id='9sqrj'><div id='9sqrj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sqrj'><big id='9sqrj'><big id='9sqrj'></big><legend id='9sqrj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fieldset id='9sqrj'></fieldset>

  • <span id='9sqrj'></span>

    <ins id='9sqrj'></ins>
      <dl id='9sqrj'></dl>
      <i id='9sqrj'><div id='9sqrj'><ins id='9sqrj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code id='9sqrj'><strong id='9sqrj'></strong></code>
    1. <tr id='9sqrj'><strong id='9sqrj'></strong><small id='9sqrj'></small><button id='9sqrj'></button><li id='9sqrj'><noscript id='9sqrj'><big id='9sqrj'></big><dt id='9sqrj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sqrj'><table id='9sqrj'><blockquote id='9sqrj'><tbody id='9sqrj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9sqrj'></u><kbd id='9sqrj'><kbd id='9sqrj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1. 返魂香的江湖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2

            南宋淳熙年間,浙北靈山有一凝香閣,主人是位年輕女子,叫香南柳,善制香,她制的香種類各異、馥鬱綿長,工藝獨特乃江湖一絕。朝廷幾次想將她招入宮中專為皇室調香,卻連人影都找不到。江湖盛傳香南柳隻見有緣之人,千金也未必能請得動她。

            我微微一笑,哪有那麼神秘,我也不過是黔驢技窮,在這險惡的江湖混口飯吃罷瞭。至於百姓養的那群朝廷飯桶為什麼沒有找到我,大概是我凝香閣的位置太過偏僻,少人註目罷瞭。現下皇帝昏庸,物價飛漲,我倒是巴不得客滿為患,日進鬥金。

            正想著,丁管傢走進來,畢恭畢敬地說道:“小姐,有客人瞭。”我趕緊起身斂衣,隨他走出內堂,一眼便看見一對年輕男女。男子一身書生打扮,領口和袖口都繡著精致的竹葉圖案,看得出是上好的絲線,鼻梁挺拔眉目如星,舉手投足間自有一股瀟灑之氣。女子則溫婉賢淑,一頭深褐色的長發如瀑佈般傾瀉下來,雙目靈動,穿上等猩紅蘇繡長裙,靜靜地佇立在他身旁。看他們的樣子,男才女貌,必定是一對情人。

            原來是大客戶。我心裡暗自高興,但面上仍不動聲色地問道:“二位遠道前來,不知小女子有什麼可以效勞的?”那男子向前一揖,道:“香小姐,在下傅千山,這位是趙若蘭,我們此番前來,是想求小姐為傢母制一種香,此香天下非小姐莫能調者。”“哦?”我一揚眉,“什麼香,你倒是說來聽聽?”

            他緩緩吐出三個字:“返魂香。”

            我大吃一驚,這些年,雖然上門訂做香料的客人不少,但很少有人知道我會調制返魂香,這是一種據說能讓人起死回生的香料。我說據說,是因為我自己也沒有試驗過,隻是父親在世時,曾經告訴過我這種香料的制作方法,但它是否真的有效,我其實並不知曉。

            當然,既然人傢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,我又怎麼能拆自己的臺面呢?隻好裝深沉,低聲道:“這種香耗價不菲,公子和小姐真願意嘗試嗎?”傅千山微一沉吟,趙若蘭已經挽著他的胳膊道:“當然,隻要你能治好伯母,銀兩不是問題。”

            我來不及思量,傅千山已經手指門外:“香小姐,轎輦已備好,請吧。”

            一坐上這粉紅色的轎輦,竟不停歇地走瞭三天三夜,直到來到車水馬龍的臨安城,進瞭一座富麗堂皇的趙王府。通過王府的下人我才知道,原來趙若蘭是王爺之女,也就是當朝郡主。傅千山本來是一介窮苦書生,一年前母親陪同他上京趕考,誰知水土不服,一來到臨安,傅母便染上怪病。而傅千山這時巧遇偷跑出王府的若蘭郡主,她被他的才情吸引,便接瞭他和母親到府上,尋遍名醫為傅母治病,卻無人有解救之法。

            傅千山是千古難得的大孝子,他下定決心,不醫治好母親的病,不能讓母親親眼看見自己成婚,他絕不與若蘭結成連理。於是就有人獻計,說我能調制返魂香,令人起死回生,這才有瞭之前那一幕。

            我推開檀木門,聽見它發出悠長的“吱呀”聲,一名老婦人靜靜地躺在上等紅木雕花床上,呼吸平穩順暢,走近看她,面色紅潤,很像是安睡過去瞭。傅千山說,他娘自從病倒之後就是這樣,再也沒有醒過來,卻又是活生生的人,並非仙逝。聽聞返魂香有起死回生的功效,所以想請我調制返魂香,姑且一試。

            我伸手摸瞭摸老人的手,雖然蒼老佈滿深褶,但是幹燥而溫暖。我又探瞭探她的咽喉、額頭,傅千山奇怪地問道:“香小姐莫非還懂醫術?”我搖瞭搖頭:“哪裡!隻是制香雖然是雕蟲小技,也要因人而異。瞭解老夫人的狀況,我才能更準確地選擇用量。”說完,我意味深長地看瞭他一眼,他卻像要躲著我的目光,慌忙低下頭去。

            此後的日子,我便日日更衣凈手,制香不僅講究用料、炮制、配伍,更講究時辰,如甲子日和料、丙子日研磨、戊子日和合、庚子日制香、壬子日封包窖藏,窖藏時要有寒水石為伴,等等,並且制香要在老夫人的房間,以便根據她的體溫、病情的不同,調整藥材和劑量,所以,我告知傅千山,為免出差池,任何人都不能擅自進入老夫人房內,自然,也包括他。

            半月後,傅千山與趙若蘭陪同趙王一起外出飲宴,我知道,這是最好的時機瞭,便將這些日子精心調制好的香放入香爐內點燃,這並不是返魂香,而是紫述香,裊裊的香煙從銅制仙鶴展翅的狹長口中緩緩升起,不一會兒,整個房間都充滿瞭沁人心脾的味道。

            不出我所料,老人臉上佈滿褶皺的皮膚開始密集結痂,並發出吱吱的細碎響聲,好像在她臉上的,隻是一層僵硬的殼而已。漸漸地,她的神志復蘇,睜開雙眼,看見她窗前站著的笑顏如花的我。

            她慢慢坐起身來,臉上的面殼便簌簌地往下掉,不一會兒,這些面殼就完全脫落瞭,露出一張白皙嬌俏的少女的臉。她秀美的眼睛凝視著我,忽然似冰封的湖水解凍,站起身來,向我施瞭一禮:“小女子嶽芷蓮,多謝香姑娘相救。”

            我莞爾一笑:“你倒是聰明。”她直視我:“除瞭凝香閣的香南柳,我想不出還有誰能調制這般出神入化的紫述香。”我望向她:“你如果不想說,可以不說。”她苦澀一笑:“這有什麼好瞞姑娘的?傅千山是我的同門師兄,也是我的夫君。本來我們奉師傅之命來臨安拜會武林前輩,誰知他偶遇王爺千金趙若蘭,貪戀權勢,不肯再回去。因為怕我向師傅告發,也怕我的身份被趙王爺發現,便害我成瞭這副模樣。”

            我心頭一震,事情果然如我所料,傅千山並不是表面所見的文弱秀才。他第一次來到我的凝香閣的時候,我就知道他並不簡單,因為他的指甲蓋裡有淡黃的粉末,即使洗過手也無法去掉,這是經常配毒之人才會有的表現。嶽芷蓮身中劇毒,他明明知道卻還央求我制作返魂香,看起來是救母心切,而隻有深諳用毒之法的人才知道,這種毒一旦遇上返魂香的味道,中毒之人必死無疑。

            我於是沉吟道:“如果我沒猜錯,你們應該是四川唐門吧?唐門善用毒,我初見你時,便發現你是中毒所致。”她點點頭:“我與傅千山的功力不相上下,隻這一招卻死毒,能令人容顏蒼老,狀似假死,我門從來傳男不傳女,我又疏於防范,才著瞭他的道。”

            “他害你不成,便想借我的手置你於死地。”我思索道,“我爹在傳授我制作返魂香的技法時曾叮囑我,返魂香其實並不是江湖傳聞中起死回生的香料,而是一種殺人的毒藥,單獨用時與一般香料無異,與卻死毒混用,卻能殺人於無形。我隻是好奇,如果他是想置你於死地,有大把的機會能夠殺瞭你,或者就讓你一直這樣沉睡下去,也未嘗不可,為什麼要繞一大圈請我來呢?”

            “因為他太自負。從小到大,他都認為自己絕不會老死在四川,他總以為自己有通天的本事,是人中之龍。連與我的婚姻,他也一直嫌棄我,認為我配不上他。他那樣的人,當然不屑於用低級的方式殺我。他既自負也多疑,卻死毒的用法師傅並未完全傳授給他,所以他要我死,確保萬無一失。”她說完,眼中淚水已汩汩而出。

            他的確自負,視身邊的女人如玩物,一旦沒有利用價值,便棄若草芥。不過,害死他的最終也隻會是他的自負。他絕對想不到,他最終會命喪身邊那個看似柔弱的趙若蘭之手。

            我的眼前浮起十日前的情形。那日,趙若蘭來找我,將我悄悄拉到一邊,嬌羞不勝涼風,好大一會兒,才扭扭捏捏地在我耳邊輕語,問我可有助於男女合歡的香料。我看她羞紅瞭臉,那紅似是一抹赤霞,一直延伸到脖子根。

            我從隨身帶著的瓷盒裡拿出十顆萬春香遞給她,它曾在皇宮內被各宮妃嬪視若珍寶,我叮囑她此香威力極大,所以要註意用量,一日一顆,十日之後,便可如流水順暢。

            我沒有告訴她的是,此香雖名萬春香,也叫克毒香,它對正常人來說就是尋常閨房之用,但對從小嘗毒蟲浸毒浴,練就一身銅筋鐵骨百毒不侵的唐門弟子來說,則是他們的死穴。此香與毒物相克,長期聞嗅會腐蝕他們的五臟六腑,最終由內向外全身潰爛而死。

            想到這兒,我輕笑一聲,轉身離開趙王府。從小爹爹教我制香、用毒,也教我治病救人,但他教會我最多的,就是善惡到頭終有報,我總算沒有辜負爹爹的遺願。

            世間人都以為我善制香,卻沒人知道我亦懂用毒、亦會醫術。這世界的美好與醜陋,本來就是相生相克、相輔相成的。大隱於市,既堅持著自然的生存法則,也堅持著偽裝的保護色,在這險惡的江湖上,這是必須的。